搜索

相关新闻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5 11:54 | 查看: | 回复:

  据史料记载:东汉时期,有党项羌,后称西夏国,藏语称之为米娘杰布。米娘王朝后代一部分人南迁到今四川木里县和云南尼汝一带。

  尼汝群山环绕,大江奔流,传统的风俗和仪式保留得非常完整,尼汝也有一条很经典的朝圣路线到亚丁的神山。

  每年的农历九月十五,太阳到达黄经210度,时至霜降节气,露结为霜,进入秋收,高山牧场开始转场,要更换秋衣了,这一天,全体盛装团聚欢庆“劳吹达觉”,也就是祭山马跑。

  我们跟随马帮旅行到达尼汝时,山路上就遇到了从外面赶回来过节的村里人,他说,转山跑马节在尼汝的隆重跟藏历年差不多,在外的人能回来都会回来的。

  我们三个人回到香格里拉古城休整了一下,在节日前又回到尼汝。这一次我们住在一个当地人家里,一楼养马二楼住人,从我住的二楼的地板就能看到楼下的马,这个房间平时是他们家的大外孙住的。

  一大早,男孩子换上了崭新的藏装,马也装备一新,他十六岁,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赛马会,兴奋又紧张。

  男主人准备自己家的经幡。当地人家屋顶挂经幡的颜色是以家中长者的五行命相来确定的,绿属木,白属金,红属火,蓝属水,黄属土,而主幡的镶边也运用五行相生的原理,如家长属绿,镶边为蓝,意为水生木。

  祭山节的大清早,每家的男主人都扛着自家的经幡,经幡扎在长长的竹竿上,一家人盛装牵着打扮一新的马来到村南的扎拉胜嘎神山下的崩加卡塘。

  此时全村的女人们各有分工,已经开始在现场烧火备餐、煮酒。白塔前面铺上了地毯,三四排分座。我们三个人和房东一家坐在一起,有专人不停地来倒酒,很快都是脸蛋红扑扑的。

  这一带深受苯教及藏传佛教历代教派的影响,并在此基础上派生和演变出“仓巴”“昂吹”“面翁”等地方性的支系宗教。苯教的基本教义是万物有灵的多神论,信奉天地、山、石、水、树以及自然的一切。

  与其他藏区一样,尼汝也是先有苯教,藏传佛教传入后,与苯教共存成为各路修行者的修炼之地。多种教派在长期流传中演变成具有地方性的“仓巴”。

  仓巴手持神器,铃鼓齐响,诵念经文对山跪拜。男人排成了一队在煨桑台里添加香柏枝、撇净水、抛五谷,绕祭场周,大声诵念六字真言。仓巴用糌粑捏制各种俑像供在祭坛上,念“叶都当”煨桑经。

  盛装的女人从来都是节日的最大的亮点,当地的女装通常是翠绿毛呢连衣双襟百褶裙,连衣裙上为红色,上袖用红色绵布,中袖加黑色灯芯绒,下袖为蓝色布料,袖口以红、黄、白、绿、蓝镶边,内穿彩色衬衣,外面是龙凤或百花彩缎为料的高领金边坎肩,腰系嵌有二十颗白海螺片的布腰带,藏语称为“夺塔”。

  一对银铃和红布带上各嵌有七颗白螺片,分别悬挂在腰两侧,腰际的右侧还佩挂着银制针线盒。左肩向右斜挎着藏八宝,戴着水獭皮镶边的红帽,后披锦缎披肩。

  穿在身上的传统服饰,要追究起来,每一样都必有深意,色彩和物件都有其内涵在,可惜生活的节奏快了起来,只好一切从简,慢慢地很多浓重装饰性的物件就会逐渐淘汰,这也是一种必然吧。

  赛马还没开始,大家先席地而坐喝酒吃肉,尼汝人家自酿的酥尼玛酒在香格里拉一带颇具盛名,当地人称之为“穹”。酒内原料有红景天、龙胆花和鹿角草三种植物,当地坐月子的女人通常也会喝这种酒。当然的喝酒方式自然也是三口一杯,所谓的杯其实是大碗,喝一口再倒满,到第三口要把一碗喝光,如我这般自诩堪饮几杯之人,只这一大杯下肚就已经可以换个角度看世界了。

  终于,酒足饭饱,看热闹的人围立两侧,盛装的赛马手骑在盛装的马身上,人和马都跃跃欲试,号令枪还没响,有的马急着奔了出去,在众人的欢笑声里又被拉回来。

  赛马以顺时针方向围着神山跑,只二十分钟,随着赛马手腾空呼喝而至,山脚下又再热烈起来。

  全部人马赶到,齐围一起,煨桑炉、抛青稞、念经文、祈祷祝福。大家又再度席地而坐喝酒吃肉,公布赛马会上的前三名,并颁发奖金和奖状,这对村子里的男人来讲是非常之重要的荣誉。

  酒至微醺,盛装的老人家们,男女对立两侧,双臂相搭边歌边舞,停下来他们就捧碗喝酒,跳起来就开心大笑,一直唱到傍晚,跳到天黑。

  他们唱道:天上有多少颗星星,锅庄就有多少调;山上有多少颗树,锅庄就有多少调;牛羊有多少根毛,锅庄就有多少种舞姿。

  这一天的晚上,每家大多要吃一只鸡。在草坝外我们见到盛装的两个女人,她们怀里抱着一只大母鸡,笑眯眯地回家去。

  晚上,年轻人在草坝上点起篝火,音响放出的歌声全村人都能听得到,以前是要彻夜狂欢的,自从有了电视,狂欢就失去了难得的意味,不仅是在尼汝,中国的大多数村庄基本都这样。

  我们在村里村外闲溜达,尼汝确实是漂亮的藏寨,村庄外就是一条大河,河水疾流成雾,两岸森林密布,我们坐在大桥上,双腿垂在空中,迎着喷涌不断的水气,我们回到了自由自在的童年。

  孔斯坦丁和阿里克西要去山上的南宝牧场,我身体不适,迟疑了两天,想着爱自己应该放在第一位了,第一次没有向自己的身体挑战,决定留在家里。一大早,我跟他们一起出村,看着他们两个快活地向我挥手,沿着小路上山去了。

  女主人背着篓子赶着一群黑猪也要去田里了,他们家的猪都是早上放出来,傍晚时间一到,大母猪就会带着一群小猪回家来拱大门了,在我看来这就是一项非常神奇的本领,不知道我的惊叹不绝,会不会让男女主人觉得我的智商也就可以和这猪比一比?

  他们两个去牧场也不知道要待几天,全看心情,在村子里我也没有什么具体的事,有时就跟着女主人转悠。

  在尼汝,也基本是长子长女会结婚留在家里,他们家之前也是长女结婚在家,几年前的一个晚上大女儿突然生病,那时侯尼汝的路况太差,也很难找到车,竟然就离世而去了,留下了一个孩子,孩子的父亲后来也离开了这个家。老两口原本在外面结婚工作的小女儿一家三口,把工作转回到尼汝附近,经常回家来住,也是对父母的安慰。

  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多年,坐在火塘边的母亲平静地说她以前时常想念女儿,想着外孙儿那么小就没有母亲总是很难过,现在早就接受了,信佛的人知道生命无常。

  母亲虽然不再年轻,还是身材修长,面容娟秀,也许是曾经忧伤,说话做事都是淡淡的,她闲下来的时候,我们在火塘边对坐,只觉时光安宁,岁月虽然悠长,却也没有什么再是羁绊。

  三天后,他们两个从南宝牧场回来了,围着火塘边讲述,在山上,他们如何与牦牛在原始森林里嬉戏,他们和住在牧场的人聊天,一起喝酥油茶喝酒度过的欢乐好时光。

  我们坐着房东小女婿的皮卡车再次离开尼汝,我们还是坐在皮卡车的后备箱里,绿绒绒的尼汝渐行渐远,我们经过村庄、瀑布、森林。

  东方人间殊胜,是太阳最早照耀的地方,佛经三十驮,是大鹏苍鹫送往此地;缕缕升起的焚香熏烟,是尼汝三十户人家的祈祷;山涧银色的河水,是三十户人家献给诸神的哈达;田间金色的麦浪,是神灵对三十户人家的恩赐。

本文链接:http://apulent.com/xianggelilashi/400.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推荐文章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